您现在的位置: 桐城资讯网 >> 桐城文化 >> 桐城典故 >> 正文

王安石与桐城:桐乡能爱我 我自爱桐乡

作者:陈瑛    文章来源:本站收录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5-3-13 【字号:  

文|许谦  来源|《名人与桐城》

  王安石(1021-1086),字介甫,号半山,抚州临川(今江西临川市)人。庆历进士,官至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位同宰相;曾实施新法,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大官僚、大地主的土地兼并,增加了国家财政收入,减轻了农民负担,对促进当时生产力的发展起到了推动作用,被誉为“中国十一世纪的改革家”(列宁语)。他曾于皇祐三年(1051)任舒州通判,当时桐城县属舒州管辖,通判掌军事权,与知州共管州府之行政,因此常来桐城,在这片土地上留下许多墨迹殷殷的脚印。初来桐城时,即写出了感慨的诗行:

  “行问啬夫多不记,
  坐论公瑾少能谈。
  只愁地僻无宾客,
  旧学从谁得指南?”

  当时的桐城确实较为闭塞,文人学士也为数甚少,以致一些人对本地历史名人都不甚了解,王安石博学广闻,精书通史,对一些桐城人不记得循吏朱邑、少谈良将周瑜之事十分遗憾,指出了其根源在于文化落后、“旧学”欠兴。此时的舒州灾害频仍,土地兼并,官绅暴虐,百姓穷困,王氏有感于“闾阎之疾苦,官吏之追呼”,多有诗文记之,在《舒州七月十七日雨》中,他同情黎民、讽刺士绅道:“火耕又见无遗种,肉食何妨有厚颜。”三年任满,在《发廪》诗中悲叹:“三年佐荒州,市有弃饿婴”、“崎岖山谷间,百室无一盈”;在《感事》诗中,为未能改变百姓的艰难处境而愧疚自责:


  “贱子昔在野,心哀此黔首。
  丰年不饱食,水旱尚何有?
  朅来佐荒郡,懔懔常惭疚。
  昔之心所哀,今也执其咎。”

  舒州的三年,虽无多建树,但使王安石了解了社会,了解了百姓,一个全面政治改革的宏伟设想已在他的头脑中形成。五年后,即嘉祐三年(1058),在朝廷任三司度支判官的王安石写下《上仁宗皇帝言事书》,以洋洋万言,陈述了自己全面改革的政治主张,在广大士大夫中引起了巨大的反响。治平四年(1067),宋神宗即位,破格提拔力主改革的王安石任参知政事,继而又迁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实施变法,改革政事,兴青苗、水利、均输、保甲、免役、市易、保马、方田诸法,这场变法和改制,前后进行了近二十年之久,虽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取得应有的成效,但已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富国强兵”,熙宁、元丰之际,“中外府库无不充衍”,并取得打败异族入侵而收复河州等五州、拓地千余里的骄人胜利。王安石那“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的革新精神和济世安邦的入世热情令人叹服和钦佩,永载史册,千古传诵。
  王安石晚年寓居金陵(今南京市)半山园,对三年的舒州通判生涯十分怀念,对那穷乡僻壤的桐城更寄予无限深情,写了佳作《桐乡》,以抒情怀:


  “桐乡山远复川长,
  紫翠连城碧满隍。
  今日桐乡能爱我,
  当时我自爱桐乡。”

  著名的桐城籍现实主义画家李公麟也曾绘《王安石骑驴图》,再现王安石当年在桐城的经历。

分享到:

责任编辑: 一苇过江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复制地址】【论坛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