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桐城资讯网 >> 桐城文化 >> 桐城人 >> 正文

闲话桐城松山湖 感受“松湖落雁”醉人美景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收录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7-2 【字号:  

 

      “桐城好,最好是松湖,贾船帆挂千秋月,渔艇灯明两岸芦,一望水平浦。”岁月的沧桑,环境的变迁,诗人姚兴泉笔下的“松湖落雁”如今虽不复存在,但却演绎出另一番全新的景象。

 


 

      松山湖,烟波浩淼,绿水常蓝;水漠松涛,云海层障;鸟去雁来,千帆云集;至若春和景明,山花烂漫,好似人寰千里,海市蜃楼。而中秋月色,如水似银;月下听松,夜泊小舟,如入人间仙境;冬雪茫茫,千里平湖,不尽瘦水寒山。自古皆因秀色可餐而被文人雅士所歌咏。



      笔架山,泊松山湖南岸,海拔119米,是嬉子湖镇的制高点,南隔菜子湖与大、小龙山相望,相距约30华里。笔架山现名为松山,南眺其峰,一颠独秀,北望其阴,双乳耸立。山之东有大小两孤屿座于湖中,如双龙戏珠,捧衔日月,是谓大小“印墩山”。

 



      相传唐代薛仁贵东征时兵阻菜子湖,情急之中抢了一副担子意欲挖山填湖,不想扁担“咔嚓”一下断了,一担土就永地搁置湖心化作松山二子。松山主峰大鼓顶,形似巨大石鼓,举足轻蹬,但听空然作响,余音缭绕。置身大鼓顶俯视,一派郁郁葱葱,四周全是茂密的松林,阵风吹过,绿浪翻滚。放眼松山湖面,隐约渔帆点点,波光粼粼。在没有月光的晴夜,可见星光闪烁,渔火荧荧,可谓“日有千人唱诺,夜有万盏明灯”。天水交融的松湖奇观,难怪为“桐城八景”之一。


      松山富含铁硫铜等复合矿石,南宋时期是我国的四大钱监(即国库)之一,皇家在此铸造铁钱储藏货币,后太平天国时在此扩大规模,至今铸币山庄遗迹依稀可见。

 



      松山有几处古墓,最有名的系明代桐城大理学家方学渐,于明万历乙卯年(公元1615年)不惜重金将其母柩从城郊月山迁至松山北腰“人字地”落葬。且不论其迷信如何,自方学渐后方氏子孙代出文人学者,尤其以明代大科学家方以智、清代“桐城派”鼻祖之一方苞及现代文学大师舒芜先生(本名方圭德)最为蜚声古今。更为难得的是,方学渐之孙女方维仪、方孟式、方维则及孙媳吴令仪、吴令则,皆为桐城古代文学史上较为盛名的“清芬阁”派诗人。

 



      《明史 艺文志》所载,《清芬阁集》及另著的《静志斋诗话》足以奠定方维仪在桐城文学史上重要的地位。且看方维仪的《老将行》:“绝漠烽烟起戌楼,暮笳吹彻海风秋,关西老将披云看,尚是幽云十六州。”,另《从军行》:“玉门关外风雪寒,万里辞家马上看,哪得沙场还醉卧,前车已报破楼兰。”。其诗艺水平及价值颇有唐代边塞军旅诗人之风,又出自巾帼之手,更令人叹为观止。


      灵山秀水,养育英才。藏龙栖凤,古今不虚。

分享到:

责任编辑: 一苇过江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复制地址】【论坛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