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桐城资讯网 >> 桐城文化 >> 桐城人 >> 正文

桐城人姚石倩---最早为齐白石捉刀治印者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收录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7-2 【字号:  

  齐白石(1864—1957)是中国二十世纪里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以绘画和篆刻为其艺术两翼,取得了独创性的成就,成为中国艺术史上的又一座丰碑。

  单论齐白石的篆刻艺术,大气磅礴,处惊不乱,百看不厌,可谓熔千年历史为一炉,开宗立派成大家,已为后世所敬仰。而中国历史上诸多艺术大家为世所累,请人捉刀代笔的现象早已不是什么秘密,齐白石亦未能免俗。问题有二:一、齐白石请人捉刀治印之事,在大师去世后的数十年间竟未见相关的文章披露,甚觉蹊跷;二、谁又能够替大师捉刀治印?

  若要回答第二个问题,想必是要附有三个条件:1.捉刀者必须具备深厚的艺术功力;2.娴熟于齐派篆刻的技法;3.与齐白石有着极为亲密的关系。笔者据目前所掌握的史料,可以确认有三位篆刻名家曾经在不同时期为齐白石捉刀治印。他们是姚石倩、罗祥芷和刘冰庵先生,皆为齐白石的高足。
——编者

  最早为齐白石捉刀治印者:姚石倩

  1932年9月19日,齐白石致姚石倩的信中写道:“近今四川又来一学篆刻者罗祥芷,自言十二岁时即学篆刻,用工廿余年,未得门径,此人甚肯用心,又是一刻印家。吾之三千门客,弟外伊亦可为吾替人。人之心性不能知,但只知其聪明也。吾与蜀人之有缘深矣。”

  据此信中“弟外伊亦可为吾替人”可知,在1932年以前,姚石倩曾经为他的老师齐白石捉刀代笔,这一点应该是确认的。

  姚石倩(1879—1962)安徽桐城人,四川书画篆刻家,齐白石弟子。曾任国民党第二十八军秘书、北川县知事。著有印谱《渴斋印草》。1953年被聘入四川文史馆。

齐白石为姚石倩印谱《渴斋印草》序文曰:“刻印一事,隐僻者自能工。聊以自娱,不求称誉……门人姚石倩前丁巳年(1917)始从予游,庚午(1930)重来京华。见其所刻印,古今融化冶为一炉,删除一切窠臼。”

  据此可知,姚石倩最早从游齐白石的时间是1917年,时年38岁。此时的齐白石为躲避家乡兵匪之乱来北京,住前门外郭葆生家,后因张勋复辟又随郭葆生逃往天津租界躲避,再回北京后住法源寺,于年底返回湘潭。在当时,齐白石虽然在琉璃厂的“南纸店”挂了润格,但是生意极为清淡,画根本没人要,印也就勉强糊口,以齐白石这样勤奋工作的人,完全没有必要请人捉刀。况且,姚石倩此时刚刚从游齐白石,对于齐氏风格和技法也未必能够迅速领悟,想帮忙,怕也帮不上。

  齐白石作品走红市场,有个重要的时间节点就是1922年。此前,齐白石混迹北京以卖画刻章谋生。刻印的生意够勉强谋生,但他的绘画几乎无人问津。命运的转折在是年春天,好友陈师曾携带齐白石的绘画作品参加了在日本举行的《中日联合绘画展》,一炮走红,从此“墙内开花墙外香”,逐渐奠定了他的艺术大师地位。

  随着齐白石的名气越来越大,卖画的生意越来越红火,特别是其绘画作品的价格远远超过了其刻印的润格,而且,刻印比绘画更加吃力费时,于是一门心思要赚钱的齐白石有意在门内弟子间挑选篆刻优秀者为其捉刀治印,用以满足各色客户之需。

  姚石倩“庚午重来京华”,是指1930年,他已经是51岁,“其所刻印,古今熔化冶为一炉,删除一切窠臼”,完全有能力并且正是齐白石需要他出力的时候,所以,姚石倩为齐白石捉刀治印的时间当在“重来京华”的期间。从齐白石与姚石倩交往的信件判断,这段时间也不会太长。


  姚石倩(1877-1962),近代篆刻家。名孔宜,字石泉,又字石倩、石青,号渴斋。安徽桐城人。工篆刻。1917年在北平师从齐白石学习书法、篆刻。1920年辑自刻印成《渴斋印存》。齐白石与姚石倩的交往可始于1917年,最后一次见面1957年。两人的交往过程,可从互致信函互赠画作中,展示给我们一个交往时间: 门人姚石倩丁巳(1917年)始从予游。(1933年5月白石老人在《姚石倩印集》序言中自称) 1919年7月1日,白石老人与姚石倩游春雪楼,作《南湖庄屋图》。(齐白石《己未日记》第17页,北京画院藏。) 1919年7月29日,白石老人作“次韵石倩见赠歌”诗,赠姚石倩。齐白石《己未日记》第21页,北京画院藏) 1920年6月15日,白石老人得“石倩书。”(齐白石《庚申日记度杂作》第12页,北京画院藏) 1929年4月3日,通过胡南湖的联系,白石老人看到了弟子的书信,兴奋之余,立刻修书一封。(齐白石《与姚石倩书》第二封,北京画院藏。) 1929年阴历十二月,齐白石在给姚石倩的信中写道“秋九月望后,收到吾贤五月六日之函,深悉,一绝思怀风雅。别来十年,未通一字,余亦常欲通问,亦不知吾贤居址也。吾贤篆刻已大成矣,何聪明如此,欲起余耶。”(齐白石《与姚石倩书》)第三封,北京画院藏。) 1930年7月9日的回信中赞曰“画笔淡雅,心细入发,吾贤别未十年,忽有如此本事,是从何处拾取得来,不胜感佩而且畏耳。”随同这封信一同寄往四川的还有齐白石老人《己巳润例》,从这以后门人姚石倩成为齐白石与四川友人联系的中间人。(北京画院藏,手稿类211) 1950年7月30日致姚石倩的信中,白石老人写到“昨日由冠英兄手得吾贤所临青藤老人画一幅,不料青藤后又有石倩老人。”

  1957年,姚石倩应邀赴京参加会议。会议结束后,八十岁的姚老来到了恩师家,弹指一挥间,师生四十年,二人不仅感慨岁月沧桑,合影留念后白石老人翻捡旧稿《松鹰图》赠姚石倩作为纪念,白石老人以颤抖的手在画面左侧题到:“石倩弟由北京回成都送别。九十五岁白石。”此为两位老人最后一次见面。 《白菜乌鸦图》 此图正中绘一怪石,拖笔烘染,坚实稳重,石上着一黑乌鸦,右顾,做鸣叫状。石下点缀白菜二棵,白石老人抓住白菜肥大、嫩白、脆绿的特点入画,新鲜活泼,生机盎然。整幅画作构图严密,疏而不漏,设色清雅,诗画交融,情意俱佳。


  《芋叶墨虾图》 图中画四片芋叶,三只小虾游戏其间。芋叶均水墨写出,先以淡墨写出轮廓,再用浓墨勾出叶脉,生动逼真。芋茎则一笔写出,墨色浓淡相间,富于变化。白石老人画虾可说是画坛一绝,灵动活泼,栩栩如生,神韵充盈,用淡墨掷笔,绘成躯体,浸润之色更显虾体晶莹剔透,以浓墨竖点为睛,横写为脑,落墨成金,笔笔传神。细笔写须、爪,刚柔并济、凝练传神。行书题款 “安得太平吾健在,芋魁煨熟乐平分。” 此画题材平凡,但诗文高妙,画龙点睛,表达了白石老人宁静淡泊的人生态度。

  《紫藤图》 齐白石画葫芦、葡萄、紫藤、牵牛花都能做到形神兼备,妙夺自然。此图其藤若游龙,茎似草书,回旋疾转,连丝不断,在疏朗的几枝藤叶中点缀有数串藤花,色彩缤纷,妩媚嫣润,透微明丽。

  《雁来红小鸡图》 雁来红又名老少年,是传统花卉题材。此本立枝挺拔,设色绚丽而富于深浅层次变化。下有两小鸡做啄食状,一动一静,一红一黑,相互衬托,生机盎然。 著录:《丹青铸史——望山堂书画录》第26页,中华书局,2011年。

分享到:

责任编辑: 一苇过江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复制地址】【论坛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