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桐城资讯网 >> 桐城文化 >> 文都墨痕 >> 正文

《祭吴永清文》

作者:杨怀志    文章来源:本站收录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9-13 【字号:  

  吴永清,这个名字我未回桐城工作之前就知道了。说他桐城中学高中毕业,因患有肺结核病,未能参加高考。时任桐中校长史耀民先生爱其才,破例将他留校教初中语文,后来管理图书,一呆就是五年,这对嗜书如命的他来说,简直如鱼得水,馆藏经典图书被他读遍,学问大进。有一次桐中语文组老师举行古典文学测试,试题是姚沛生先生命的,他竟然考了第一名。他的另一个特长就是画画,人物山水颇有工夫。水墨丹青是需要投资的,他没有这个条件,因此很少作画,当然别人也就不知道了。
  我回桐城教书,就想见他,但一直无缘。1969年我由桐城杨桥初中调到龙河初中。其时吴永清先生由桐中下放南演初中,我俩同属一个石河区,又分别为学校的负责人,因此常在一起开会或观摩教学,见面机会多了。他温厚和悦,不善言谈,端坐在不显眼的地方。有时主持会议的人在会议结束时,点他的名请他发言,他才勉强地说几句,中肯而精当。1970年我和他同被评为安庆地区教育先进工作者,大约十一月份,我们去安庆开会,会期三天,我们同住一个宾馆。晚上大会安排看电影,我和永清先生没有去新光电影院,而是去长江大堤散步。夜幕垂空,明月朗照,江涛悄无声息地流淌,波光粼粼,迷人的夜色,使人留连忘返。我和他仿佛都有说不完的话,而话题只有一个:文学。内容全是“封、资、修”,这在当时是颇不合潮流的。然而我俩都有相见恨晚的感觉,一吐为快,毫无顾忌地尽情谈论,从先秦诸子散文、两汉辞赋、六朝小品、唐宋古文、诗词到明清小说,无所不包。第二天晚上,我俩依旧来到江堤上,临江而坐,话题当然还是文学,从莎士比亚、巴尔扎克、托尔斯泰到高尔基,海阔天空,漫无边际地谈。江风吹拂,寒露没身,但兴趣不减,谁也不说回宾馆。从此,我真正地认识了吴永清先生,他的知识是如此渊博;从此,他成了我治学论文的相知好友,也更增加了我对他的钦慕之情。
  1971年底我调到桐中任教,与一位副校长比邻而居,偶尔给他写一点会议发言稿之类的文字。一次桐中要给县里上报一个典型材料,校办公室写了两稿,县委宣传部退了回来,要重写。校长找了我,我自知不是写此类文章的料子,一再推让却推脱不掉,无奈之下,我说:“请把吴永清先生请来,我当他的副手。”我的推荐得到时任副校长方尔文的同意,方校长与吴永清先生是老同事,他把吴永清先生请来了。我和他花费了一天一夜终于把稿子弄出来了,交到县委宣传部居然顺利通过了,还在大会上作了交流,并获得好评。说实话,这个材料虽然是我执笔的,但大都是他口授我写。从此,我又知道吴永清先生文字功夫过硬,是一位写材料的高手。据我所知,当时南演公社乃至石河区上报的材料,大都出自吴永清先生手笔。
  当方尔文先生任校长时,他调回桐中,我们接触更多了。他子女多,爱人没有工作,靠他每月45元工资,维持一家七口人生活,还有枞阳老家的父亲和一个哑吧弟弟需要他支持,其困难程度可想而知。我有时上他家,只见桌上用一个缽子盛蔬菜,没有两样菜,清苦极了。我多次劝他写一点文章,于生活多少有点小补,因为此时稿酬制已恢复。他总是淡然一笑,摇摇头,无意为文。虽然贫困,但安之若素,除了向我诉说,从不向人言苦。尽管如此,他还喜欢逛书店,有好书还要买,从牙缝里挤出钱来啊!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安徽教育出版社计划点校评注出版姚鼐的《古文辞类篹》,由著名学者吴孟复教授出任主编,我认为对吴永清先生来说是一个机会,我力主吴永清先生参与撰稿。谁知他竟拒绝,我多番做工作,他终于答应了。这是我俩第二次合作。他行动迟缓,迟迟不动笔。我性子急,见面就催逼,有时我语气很重,他总是笑笑,历时三年多,他终于把六十多万字初稿写出来了。他说:“这稿子完全是你逼出来的!”我说:“我不逼你写吗?下次我俩再合作!”他说:“你可不要再为难我了。再逼我也不会写了。”话虽这么说,我真找上他,也不会推辞。桐中百年校庆要搞一个展览,我请他和我一块筹划,他爽快答应了。这是我俩第三次合作,非常愉快。从我们的文字交往,我看出他视名利如浮云。
  永清先生没有任何嗜好,烟酒不沾,更不会打牌。他也很少与人交往,外界的是是非非与他沾不上边,当然与人也没有恩恩怨怨。唯一的嗜好就是读书,星期天一个人枯坐在阅览室里,读书看报,终生兴趣不减。我说:“蚕吃桑叶,最后作茧吐丝。你只吃不吐,不怕知识学问把你撑死!”他笑道:“我看书只是和书中人物对话,与作者交朋友而已。哪里谈得上做学问呀!”他以读书为乐,或者说读书打发寂寞,甚至消愁解闷,但读书无疑是一种高尚的行为,特别生活在五彩缤纷的现实生活中,他独能排除干扰,拒绝诱惑,心无旁鹜,能坚持数十年而初衷不改,这是多么的不容易啊!也许正因为他嗜书如命,造就了他的为人,我曾多次对他说:“你是我朋友中,唯一的一位君子儒!”他难得哈哈一笑,说:“过奖了!不敢当!绝对不敢当!”永清先生的自律和谦虚是有目共睹的。
  永清先生比我年长几岁,他的身体状况一直不好,但他对我特别关心,经常告诫我要注意身体,多休息,少动笔,动脑筋伤人。尤使我感动的,他从外地看病回来,脸已浮肿,腹部积水肿胀凸出,遇见我,说:“你可要注意身体啊!不要写了,把身体保养好。”神情之恳切,言语之真诚,令我感动。不久,他又住院了。我因腿行动不便,一直没有上医院去看他,想不到那次见面对我的关心话语竟是诀别的叮咛!
  永清先生往矣,我复何言!早就想写一点关于永清先生的文字,未曾提笔泪先流,无法落笔。所以然者,还有另外一层:永清先生几个孩子特别争气,读书刻苦认真,学习成绩都不错,先后考上大学,且都有一份好工作,又都特别孝顺,先生的晚年心境应该是宽慰和愉悦的。我多次向他表示祝贺:“你终于彻底摆脱了贫困,过一个安详的无忧无虑的晚年,尽情品尝幸福的滋味!”谁又曾想到永清先生刚刚吃尽了贫困的苦味,又要接受疾病折磨的痛苦!天不遂人愿,这是多么的不公啊!永清啊,除了为你感到悲伤,我复何言!
  安息吧,永清先生!你的朋友和学生永远怀念你!
  
   二00七年七月二十二日

分享到:

责任编辑: admin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复制地址】【论坛讨论